搜索

被中央點名的這些地方,綠水青山回來了嗎?

發布于:2020-08-15 10:58

7月30日,祁連山國家公園隆暢河保護站孔崗木資源管護站副站長葛東輝一大早就來到管護站臨時救助點,仔細觀察每頭白臀鹿的恢復情況。這樣的觀察工作是他每天的必修課。

“這幾年生態明顯好轉,林區的藍馬雞、馬麝、白臀鹿,狐貍、狼等野生動物的種群數量明顯增加。特別是白臀鹿,由之前的100多頭增加到了500多頭。” 葛東輝說。

葛東輝每天都會到管護站臨時救助點,觀察白臀鹿的恢復情況。人民網高翔 攝

前些年,“祁連山生態問題”“海南澄邁紅樹林遭破壞”“重慶縉云山違法違規建筑”“秦嶺別墅風波”等多地生態環境破壞事件曝光,中央點名涉事地進行整改。多年過去,這些地方問題都改好了嗎,如今的生態環境如何?在“兩山論”提出15周年之際,人民網記者赴甘肅祁連山、海南澄邁、重慶縉云山、陜西秦嶺等地進行了回訪。

安居:“搬出”綠水青山,百姓生活變了樣

甘肅省張掖市肅南縣皇城鎮,北峰村村民安建斌、安建林兩兄弟在自家牧場發現一只受傷的小“老鷹”。經西營河自然保護站皇城資源管護站工作人員辨認,這只形似老鷹的飛禽實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大鵟。目前,受傷大鵟已得到救治,傷口痊愈后將放歸大自然。

據記者了解, 2017年,中辦、國辦關于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問題發出通報,甘肅省先后制定出臺多項方案,對保護區生態環境問題進行堅決整改。此后,祁連山生態環境越來越好,肅南縣境內野生動物種群數量明顯增加,越來越多的野生動物“闖”進當地人的視線。

林區野生動物增加的背后,是甘肅張掖肅南縣全部關停退出礦山企業、減少人為活動等一系列具體舉措。其中,為了從根本上減少人為活動對祁連山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的破壞,張掖編制完成了《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和緩沖區農牧民搬遷方案》,累計投入資金6532.89萬元,于2017年底對核心區149戶484人進行了易地搬遷。

祁連山自然保護區(張掖段)肅南縣境內裕固風情走廊旅游景區的九排松景點植被茂盛。人民網高翔 攝

“搬到縣城里后,交通方便了,老人的風濕病沒有了,小孩上學、就醫也方便了……”肅南縣大河鄉西嶺村黨支部書記顧偉東向記者介紹說,從游牧變為定居,西嶺村的牧民感受到了諸多便利。截至2019年底,全村112戶牧民已有106戶實現了定居,其余幾戶均屬外出務工家庭。

嘗到居住環境改善的甜頭,牧民們的生態保護意識也不斷加強,顧偉東說,“以前牧民們在山里挖蟲草、采蘑菇的行為較為普遍,容易對植被造成破壞?,F在不同了,大家義務當起了守林員,發現盜獵、伐木等破壞生態環境的問題積極向有關部門舉報,起到很好的效果。”

澄江鎮縉云村大屋基社生態搬遷前原貌。重慶市北碚區委辦公室供圖

“房舊屋破,從家中步行到距離最近的公交車站也要2個小時,一個星期進城一次購買米面,兒女來探望需要先把車停在山上再步行下來……”回憶起從前的生活,在縉云山緩沖區內生活了66年的原住民藍長生仍歷歷在目。

位于嘉陵江畔的縉云山國家級保護區,是重慶主城區的“綠肺”,因管理滯后出現原住民私搭亂建、違規經營農家樂及酒店等問題。2018年6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就縉云山保護區內生態環境問題作出重要批示。2019年2月,重慶市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在縉云山國家級保護區實施生態搬遷試點的指導意見》,先行啟動對縉云山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內的原住居民實施生態搬遷試點。

據了解,啟動生態搬遷前,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和緩沖區內有1100多位村民。啟動生態搬遷兩個月后,藍長生在生態搬遷協議上簽下名字,成為生態搬遷試點工作中第一個簽約戶。截至目前,已有203戶、520名原住民搬出了自然保護區。

澄江鎮縉云村大屋基社啟動生態搬遷后的景象。重慶市北碚區委辦公室供圖

搬到縉云山腳下,藍長生開始了全新的生活。面對記者,藍長生滔滔不絕地講述著如今日子的便利和舒心,“離我家幾百米就有車站,到街上買菜,慢悠悠地走,半個小時就走回來了。”

如今,當地眾多的生態移民和藍長生一樣,在新居所享受著良好生態帶來的幸福生活。

樂業:開拓新產業,解鎖村民“致富密碼”

“搬得出”只是整治工作的第一步,讓當地村民“穩得住”“能致富”,是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并行的關鍵。

重慶北碚區通過整合各類資金1.1億元,采取搬遷補償、異地遷建、生態贖買等綜合措施,引導核心區、緩沖區居民搬出自然保護區,在減輕生態承載的同時,有效改善民生。

眼下,縉云山保護區外的澄江鎮柏林村正在修建村民集中遷建房,待到年底建成之時,保護區內的搬遷居民將在此落戶。據了解,柏林村將依托現有的400多畝竹林,以及當地加工企業,發展竹基復合材料、竹編管廊材料;竹飲料、竹食品、竹建材、竹家具、竹裝飾材料等,形成由原竹加工到生產成品的一條完整的竹材加工產業鏈,盤活閑置竹資源,帶動縉云山沿線群眾增收致富,讓落戶移民住得好、掙得多。

甘肅張掖整合生態保護、農牧民定居、草原補獎、公益林補助管護、精準扶貧、困難群眾救助等七個方面的政策,采取一戶確定一名護林員、一戶培訓一名實用技能人員、一戶扶持一項持續增收項目、一戶享受到一整套惠民政策的“四個一”措施,確保保護區核心區和緩沖區農牧民搬得出、穩得住、收入有保障、生活有改善、發展有前景。

肅南縣自然資源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縣林草局局長彭吉廷介紹說,“為了加大農牧民后續產業培育,肅南縣還鼓勵引導電子商務、旅游業、民族風情產品開發、特色餐飲等產業發展,扶持和培育畜產品加工企業。不久的將來,肅南縣將步入轉型發展的快車道。”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對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徹底查處。同年,中央派駐專項整治工作組對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問題展開專項整治工作,一時間秦嶺保護成了西安乃至陜西最熱的一個字。

2019年4月,針對秦嶺北麓存在的1093戶農家樂,西安市長安區全面啟動整治工作。經過為期6個月的整治,共保留農家樂經營戶464戶。

盧媛媛經營的民宿位于秦嶺北麓的臺溝村,是這次整治結束后保留的優質民宿。“如今,民宿都采取油煙污水分離等環保措施,優質的服務和良好的環境,也讓民宿實現了效益與生態的共融。”盧媛媛告訴記者,隨著民宿品質的提升,游客數量更多了,帶動了周邊村民農副產品銷售,也增加了當地百姓的經濟收入。

治理:構建監管機制,讓山更綠水更清

每天清晨,姜祖建和同事蔡親榮,帶著工具和裝備,前往他們的責任田——一塊面積為573.21畝的紅樹林巡查。與此同時,在海南澄邁縣紅樹林管理中心辦公室內,其他同事們正通過花場灣紅樹林自然保護區內的多個攝像頭,實時監控核心區里紅樹林的生長保護情況。

姜祖建的同事正實時監控核心區里紅樹林的生長保護情況。人民網毛雷 攝

姜祖建所在的澄邁縣紅樹林管理中心,是2019年該縣花場灣紅樹林自然保護區因持續填海造地、破壞紅樹林被中央生態環境督察組辦公室通報后,同年成立的新部門,專門負責管護澄邁境內的紅樹林資源。實現紅樹林的專項保護,也是澄邁落實環保督查問題整改的具體舉措之一。

在花場灣縣級紅樹林自然保護區,4965畝紅樹林被分成122個小斑塊,全部分解落實到具體責任人,實行專人專管機智。“我們同時完善監督考核方法,對護林員巡護采取GPS痕跡跟蹤定位方式實時進行檢查監督。”澄邁縣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澄邁還進一步強化科技監控手段,通過無人機、天和防務公司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技術、在重點區域設置監控攝像頭等方式,對花場灣紅樹林重點區域進行全天候、全方位監控巡查,以高科技手段補足日常巡邏、監控的短板。

“穿白衣服的游客,請您自覺遵守游玩秩序,不要下河道……”在西安長安區子午峪秦嶺保護總站智能監控室內,隨著屏幕上紅色預警提示燈的亮起,值班工作人員通過遠程喊話的形式及時制止游客的不文明行為。

在西安長安區子午峪秦嶺保護總站智能監控室內,可以實時監控到峪口里的角角落落。人民網記者吳超 攝

這,是西安長安區探索秦嶺智能化管控的重要舉措。為了做好秦嶺智慧化管控工作,長安區在秦嶺各個峪口裝設了高清攝像頭以及熱成像監控裝置、設置電子圍欄,通過高清監控設施遠程監測游客的旅游行為,及時制止不文明行為的發生。

在甘肅,針對祁連山生態環境問題整改工作點多面廣、牽扯利益關系多、施工條件差、技術難度大等諸多難題,張掖市邀請知名專家、專業機構、科研院所參與農牧民搬遷等技術方案論證評審,礦山、水電、旅游項目整治方案編制和環境影響評價,避免主管部門盲目行事。同時,按照先急后緩、先易后難的思路,研究制定了差別化分類整治措施,采取分區域、分階段壓茬推進的方式,有力有序開展整治工作。堅持“一業一策”“一企一策”“一事一議”原則,為每一個退出項目“量身定做”一個退出方案,并引入專業法律服務團隊和中介評估機構參與指導,綜合運用法律、行政、經濟等手段,解決了保護區內礦業權、水電站和旅游設施項目退出問題。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兩山論”提出15年來,各地不斷修正生態破壞行為,探索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的并行之路。正如《人民日報》評論所言,“綠水青山既是自然財富、生態財富,又是社會財富、經濟財富,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沿著這條從綠水青山中開辟的道路,我們一定能讓未來的中國既有現代文明的繁榮,也有生態文明的美麗。”(人民網) 

 

責任編輯:胡小衛
幸运彩官网